当前位置:首页>>文化>>原创空间

羌家沟的柿饼瓜

发布时间:2018-10-08 11:29 来源:恩施晚报 作者:汪忠杰 编辑:曹贤炜

汪忠杰

我们沿着村村通的水泥路,向东北方向行走。沿路的水田都种上了稻谷,水稻刚刚抽穗扬花,在微风吹拂下,散发一股若有若无的青青香味。满沟满坡的包谷,结着粗大的玉米棒子,青纱帐般覆盖着山丘。沿着小溪,有零零星星的农舍,散养的鸡鸭在自家门前觅食,猫和狗,或躺在地上闭目养神,或迈着八字步漫无目的地游荡。

大约走了1万步,我有点累,便在一处农舍前停下,与正在干活的老农搭讪。老人很热情,忙放下农活,让我们进屋里喝茶。我当然巴不得一声,赶紧过去坐下歇息。老汉儿忙着倒茶,老婆婆从灶房里端来一大盘南瓜子,又去菜园里摘了几根鲜嫩的黄瓜。我们虽有些受宠若惊,但还是大大方方地享用这份盛情。

大家随意聊了起来。婆婆的牙齿掉光了,但很健谈。她说今年73岁,老头儿大她两岁。又说这里叫羌家沟,自从嫁过来就一直住在这儿。还说老伴儿的身体没有她好,脑壳里长了个瘤子,不能干重活,地里的庄稼都是她种,老头儿只管修剪门前的花草和割草喂鱼、喂羊。老汉儿坐在一旁,一声不吭,只笑着看他的老伴儿说话。

我心想,70多岁的老人还要干农活,是不是子女不孝,不愿意赡养他们。便问:您儿女做什么呢?

婆婆见问,脸上立刻笑出一朵花,自豪地说:我儿子在城里打工,开吊车哒,已经买房子哒,两个孙女,大的读大学,小的读初中,媳妇跟着儿子服侍娃娃儿们。

我又问:儿子媳妇怎么不接老人跟他们一起生活呢?

这时,老汉儿抢着说:接哒,接哒,老早就接哒,我们在城里住不惯嘛。

婆婆也说:城里人太多哒,又热又闹哒,菜也没得我们自己种的好吃哒,我们天天耍,没得事做好无聊嘛。我儿子孝顺得很,把老屋推哒,建了楼房给我们两个老的住嘛。

她又笑呵呵地拉着下嘴唇说:你看,牙齿都没得哒,我儿子要给我安一口假牙,我不干嘛。又要他的老汉儿到大医院去割瘤子,他也不干嘛,70多哒,受那个洋罪干啥子哟?

他们对儿子十分满意,尤其念叨儿子给他们建的这栋楼房,住着很舒服,哪儿也不想去。老汉儿领我们参观了二楼和三楼,每层楼都有200多平方米,很多房间。顶层露台上晾晒着腊肉。我问这些猪肉是买的还是自家养的,老汉儿笑嘻嘻地说:养的。我带你们看哈子我家的猪娃娃儿哒。

我们随他到了一楼厨房,见东面墙壁上有个小门,老汉儿打开门,我们进去一看,哇,好大一个猪圈!一群黑猪见了人,忽地都巴在围墙上冲我们嗷嗷叫,最大的一头怕有两三百斤吧,老汉儿说,这头猪就是过年的年猪。等到腊月杀年猪,猪肉都不卖,都要腌制熏烤挂起来,等着儿孙们回家过年享用。

婆婆在门口接着说:柿饼瓜煮黑猪肉很好吃哒,我们舍不得吃,都给娃娃儿们留着哒。

柿饼瓜是个什么东西,我很好奇。婆婆立即领我们到房屋左边参观她的菜园,指着地里那些青黄相间外貌长得像柿饼的东西,说这种瓜就叫柿饼瓜。我数了数,有20多个,每个足有20来斤,城里超市绝不会有卖。婆婆说要等它们全部长成橘黄色,上面再上一层薄薄的粉才可以摘回家来收藏,过年的时候与排骨一起煮,那个又粉又甜哟,好吃得欠死个人哒。

我想,这个柿饼瓜不就是我外婆家里种的南瓜吗?小时候在外婆家避暑,看见家家户户的菜园都长着这种南瓜啊。后来不知为什么就见不到这些传统的菜种了,我还以为失传了呢,没想到在这里意外相见,真如他乡遇故友,分外亲切。

婆婆又带我们看她的包谷地,她家的玉米棒子长得比别人家的格外粗壮些,她一定是个种地的好把式。虽然年逾古稀,可动作十分利索,三下两下就掰了一篮子包谷,说用柴火给我们烧玉米吃。

我们把玉米刚抬回家,就接到五哥的电话,叫我们回去吃晚饭。婆婆一脸的遗憾,硬要我们把玉米带回去烧着吃。盛情难却,我和云霞各自捡了3个大玉米棒子抱回万祥民宿。

责任编辑:曹贤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