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化>>文化看点

写一曲荡气回肠的英雄长歌——《陈连升》套书创作记

发布时间:2018-09-28 10:57 来源:恩施日报 编辑:曹贤炜

记者 黎袁媛 实习生 谢春雪 王裕豪 伍玉星

套书封面

套书封面

9月25日,《陈连升》套书在州城亚洲大酒店举行首发式。这套历时4年创作完成的作品以报告文学、诗歌、小说三种不同的体裁记录了恩施籍民族英雄陈连升荡气回肠的一生。

州城清江桥头的硒都广场上,一尊策马挥刀的将军铜像已默默矗立了18年。

他是谁?来自哪里?他有怎样的故事……距他为国捐躯177年之后,一套由传记文学《民族英雄陈连升》、长篇叙事诗《东方战神陈连升》和长篇小说《大将军陈连升》组成的《陈连升》套书正式出版。

该套书是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艺工作的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大力弘扬爱国主义精神和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由州委宣传部策划并组织恩施作家创作。

陈连升为鹤峰县邬阳关人,是第一次鸦片战争时期的抗英英雄,也是在近代中国抗击外国侵略者的战争中第一位为国捐躯的少数民族将领。这三部著作,都是以他的事迹为素材,从不同角度、以不同风格和不同形式,生动再现了他荡气回肠、史诗般的光辉一生,歌颂了他为了民族独立自由,甘愿抛头颅、洒热血的崇高民族气节和爱国精神。

陈连升生于1778年,土家族。嘉庆年间任鹤峰州(注:1735年改土归流后先后设置为鹤峰州、鹤峰县)清军千总,后调任保康营守备,道光年间先后任广西左江镇都司,广东增城营参将、三江口副将。1839年,他随钦差大臣林则徐到广州禁烟,抗击英国侵略者,驻守虎门沙角炮台。1840年6月,陈连升受命率5艘战舰3千名水兵,与英军进行了激烈的海战,击退了侵略者的进攻。1841年1月7日,英军向大角、沙角炮台发起袭击,63岁的陈连升老当益壮、斗志昂扬,沉着指挥守军同数倍于己的侵略军力战。在后援无望、敌军迫近的危急关头,陈连升仍临危不惧,率部英勇抗敌。战斗中,老将军身先士卒,与敌人殊死拼杀,直到身中数弹,摔下战马,壮烈殉国。随后,长子陈举鹏和次子陈长鹏也为国捐躯。英军将陈连升的坐骑黄骠马掳去香港,后传此马悲愤不已,遥望大陆绝食而死,时人称为“节马”。

历史不会忘记,人民永远铭记。为纪念这位土家爱国将领、民族英雄,2000年,恩施市硒都广场塑立起一座陈连升铜像。2013年,鹤峰人将县城中心新建的风雨桥命名为连升桥。

2014年底,州委、州政府立项拨款《陈连升》套书的创作,交州文联组织实施。当几易其稿最终书成之后,在《解放军文艺》《今古传奇》《中国报告文学》等国内主流文学杂志上进行了公开发表。省文联原党委书记、常务副主席、著名土家族作家李传锋,专门为三部著作作了题为《英雄是我们民族闪亮的坐标》的序言,高度肯定了这三部著作的艺术成就和历史意义。

动笔之前,杨秀武来到陈连升位于鹤峰县邬阳乡的故乡老屋场,充满仪式感地焚香、烧纸、放鞭炮,告慰英灵。这首诗,已在他心中埋藏了十余年,这天,他终于能够圆梦。

这套书的创作者均为恩施作家。报告文学《民族英雄陈连升》的作者,是“父子兵”——州委原常委、秘书长,退休老干部田开林和州政府驻北京办事处副主任、州作家协会会员田方。叙事诗歌《东方战神陈连升》的作者,是中国骏马文学奖获得者、著名苗族诗人、州作协主席杨秀武,长篇小说《大将军陈连升》的作者是《恩施日报》编辑谭琼辉。

为什么一个题材要分成三种体裁?“报告文学严格依据真实,小说可在真实的基础上进行合理虚构,诗歌则能用浪漫瑰奇的想象构想英雄的一生。”杨秀武说。

对于这个老、中、青三代作家组成的班底来说,创作中最大的难题在于资料奇缺。陈连升父子殉国后,两个小儿子在另一场战争中战死,第三代无人。陈连升18岁之前没有任何相关文字记载,从出恩施到陕西再到广东的经历,史料中亦也只有寥寥几笔。这个人物想要立起来,现有的这点记录显然不够。

“怎样补充陈连升在邬阳关18年没有任何文字记载的空白?陈连升的根本心理素质和人格魅力是怎样形成的?陈连升与其他英雄人物有何不同,或者说英雄陈连升当下意义是什么?我该以怎样的视觉来解读英雄?又该以怎样的技巧来表达英雄?”带着这些思考,他们在陈连升的故乡寻访老人,从口口相传的传说中获得灵感;他们南下广东,在当地纪念馆中寻找片段;他们北上北京,在国家图书馆大量的史料中搜寻一鳞半爪的记载。

剩下的,考验着作者进行二次改编和创作的能力。

在诗中,陈连升在花甲之年请人跳了一场撒叶儿嗬,为自己做了一场“活丧”,这意味着他没给自己留下退路,早已抱了战死沙场的决心。“巴楚文化在邬阳碰撞,这里历史上出过白莲教和神兵,这里的人骨子里流淌着‘不怕死’的血性。这里也是土家族笑看生死的丧舞撒叶儿嗬发源地之一。”杨秀武说。基于此的合理想象,显然是立得住的。他大胆地把传说中土家民族英雄巴蔓子、抗金名将岳飞与陈连升贯穿到一条忠魂血性承继的叙事主线上,穿越时空形成因果关系,把历史与现实在诗歌的意象里自然地融为一体,使陈连升的形象生动饱满。

2016年7月,州文联召开了对《民族英雄陈连升》《大将军陈连升》《东方战神陈连升》三本书稿的评审会。州文艺评论界的几名专家对书稿提出了意见。州委常委、宣传部长尹达参加会议,并提出了要求:三本书稿都要精心修改,突出爱国主义思想,尽可能刻画出鲜活的人物。他还认为,对主要人物和重大事件的陈述,都要尊重历史,三本书不要出现相互矛盾的情况。至于各书大故事的构思、情节的取舍、描写的粗细、叙述方式和表现手法,则要各有特色。根据评审会的精神,作家们对书稿又先后作了多次修改。

“由于是为民族英雄立传,所以我在创作中力求严谨,尤其是不能犯史实方面的错误,可在第一次作品创作会上,还是被审读专家找到了明显的错误。比如硒,原本我打算在作品中宣传恩施的硒,但因为硒引入中国的时间比陈连升生活的时期要晚很多,所以最后不得不删除。再就是鸦片战争时期有个懿律,还有个义律,他们之间的关系其实就是堂兄弟之间的关系,但在1840年时,二人被英国政府派往中国,让他们作为对华侵略的正副全权公使,所以我在创作中混淆了二人。还有就是历史上的陈连升究竟有几个儿子,有好几种说法,最终我们经过查阅资料,商讨之后才最终确定了目前的版本。”谭琼辉说。

一代英雄的原生地,如今已是一片荒草,而一个“执着、勇敢、不屈不挠”的土家族将领形象在文字中有血有肉地诞生了。

4年,终成一书。这套书既是对陈连升英雄事迹的最好纪念,也是对他崇高精神的最好延续。

2015年,恰逢“一带一路”国际高峰论坛正在召开,作家们走在虎门的陈连升大道上,心中的自豪油然而生:“从曾经的弱国到现在的强国,正是千千万万像我们的陈连升一样的英雄做了铺垫。”在接下来在虎门的采访中,更让他们感慨万千:所到之处,“陈连升”三字无人不知,当他们向当地人介绍自己来自陈连升的故乡时,瞬间拉近了彼此的距离,连赞“陈连升实在是太了不起了!”

“虎门人民尚且如此,恩施人自己怎么能不知道他的故事呢!恩施人怎么能没有自己的民族偶像呢!”带着这样的历史使命感,在创作中,他们一直保持着一份虔诚,克服着种种困难。

年逾8旬的田开林“泡”在国家图书馆,通读了《清史稿》,翻阅了80多万字的资料。由于不会电脑,当他的手写书稿送到打印店时,打字员惊呆了:12万字一笔一画工工整整,像印刷体一样!“我是在为英雄立传!我必须带着对英雄的崇敬一笔一画来书写!”田开林说道。

2016年,杨秀武被查出患有结肠癌。进手术室前他问了医生三个问题:能不能及时出院?能不能继续写作?能不能少打点麻药?在和疾病搏斗的过程中,他没有停止写诗。“是诗让我战胜了病魔!这是陈连升精神的感召!”回顾这一切,他感慨,自己已不是在写一首诗,而是通过写英雄来看待自己、看待生命。

《大将军陈连升》事实上是谭琼辉“恩施三部曲”的最后一部。

几年前,他以大水井庄园为背景创作出了长篇小说《锋刃》,出版后展现出的土家族神秘风俗,引起了读者的热评。于是,他萌生了创作“恩施三部曲”的想法。2010年开始,他为三部曲定了三个选题。第一部是以当年名震全国的泰和合茶庄为背景,反映恩施红茶如何走出国门的故事的《大茶商》,该作品获得2014年《今古传奇》杂志年度大奖;第二部是以恩施抗战为背景的红色革命故事的《大后方》,已经被国内大型影视公司购买影视版权,目前正在剧本开发和筹拍中;第三部《大将军陈连升》已入选省作协“青年作家定点深入生活精品工程”扶持计划,并被纳入恩施州委、州政府重大题材项目库。

“恩施历史文化底蕴深厚。讲好恩施故事,写好恩施文章,是我们的责任。”谭琼辉说。

责任编辑:曹贤炜